辽阳工程机械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挖掘机械

拯救书店政府能做些什么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18日    点击:[0]人次

拯救书店 政府能做些什么

三联韬奋书店原总经理翟德芳曾公开过一组尴尬的数据:2011年三联韬奋书店全年实现销售收入1100万元,但利润却只有区区36万元,这被人戏称为“利润还不如几车皮煤值钱”。不少业内人士为此提议,相关部门应该成立专项扶持资金,减少实体书店在经营成本方面的压力。

“设立扶持实体书店的专项资金势在必行,这笔资金可以用于补贴不断上涨的房租,补贴书店升级改造的耗费等。”南京出版物发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孙重明建议,专项资金的补贴应吸纳包括行业协会和公众的意见,通过对书店的前景、业绩、影响的全面评估,选择合适的扶持对象。

其实,为实体书店设立专项资金补贴已经早有先例。上海已经设立了出版物发行网点建设的扶持资金,每年专项资金的额度不低于1500万元,2011年以来共扶持60家民营书店,累计资助资金1650万元。

北京蜜蜂书店创办人张业宏表示:“已有的专项资金,中小民营实体书店其实很难申请到,手续冗长,难以入选是常有的事。因此,我建议专项资金扶持政策要更全面,更细致。”

建议2减免民营书店税收

据统计,目前我国图书销售环节的增值税率为13%,实体书店的盈利部分还要缴纳25%的所得税。目前,民营书店与国有新华书店面临不同的境遇,作为国家文化改制试点单位的新华书店,享受免征企业所得税、营业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及房产税等六大税种的税收优惠政策。正因为享受如此待遇,新华书店在实体书店所遭遇的严冬中才得以安然存在。

孙重明对此表示,往往一家经营还能勉强支撑的实体书店,每年纳税都要达到几十万元,看似金额不多,但对于处在饥寒交迫困境中的民营实体书店而言则是不小的压力。

张业宏表示,尤其对于连锁书店、大型民营书店,税收压力更大。“书店要生存就要做大做强,但随之而来的是税收与日俱增,本来实体书店就融资难,税收再分走一部分,就更窘迫了。所以减免税收可以让连锁书店、民营书店受益,他们做大,行业才能繁荣。”

布衣书局创办人胡同强调,目前,减免税收是政府最有可能实现的一种对实体书店的扶持政策,由此,逐步加强对实体书店的扶持进程。

建议3再次推动图书打折限价

2010年,号称中国图书出版发行业的首部行业规范的《图书公平交易规则》在实施不到8个月后夭折,被看成是实体书店乃至出版业的一大挫败。这部行业规范最核心的条款在于对新书打折不低于8.5折的限制。

虽然此次图书限折令未成功,但就此诸多业内人士再次提出,合理的图书限折是保护实体书店最有效的手段。张业宏认为,“对实体书店而言,往往折扣在8折左右才能保证书店赚钱,但电商能把折扣打到4折甚至更低,实体书店成为电商的橱窗。因此,必须对图书合理限折”。

实际上,图书限折在很多国家都被严格执行,德国1980年发布《竞争限制法》中对出版物实行了价格约束,书店不得随意变价,必须按书上印的定价出售;2002年,德国更是通过法律将定价销售合法化,所有出版社和书店必须遵从,违者将被最多罚款6000欧元。

孙重明对此强调,考虑到国内实体书店现状,必须借鉴国外图书价格保护措施,尽快出台公平交易规则,新书一定要限时限价,一般图书打折也应有限度,不得随意打折。

建议4城市规划预留书店空间

书店被认为是城市的一道人文风景线,而现实是这道风景线正因为日益增长的房租压力,开始撤离城市繁华区。不少业内人士建议,书店应该与大众日常生活融为一体,有人的地方就要有书店。孙重明建议,书店在城市规划中必须要预留区域。“在大的商圈应给书店留有一席之地,同时也应发展社区书店,对国有和民营书店一视同仁,无论是购买还是租赁场地,应在价格和房租上给予一定的优惠。”

实际上,在2011年,中宣部、新闻出版总署、住建部等部委联合出台的《关于加强城乡出版物发行网点建设的通知》中已经提出,城镇新区建设和旧城改造过程中要预留包括出版物发行网点在内的各类公共服务设施用地。同时,就书店的拆迁安置,重审了就近、定额、缓建的原则。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印刷发行管理司副司长谭汶也明确表示,到“十二五”末,千人拥有的出版物发行网点数目要由“十一五”末的0.12提高到0.13。

胡同则建议,政府可以利用国有的部分闲置资源,有规划地提供实体书店专用地产或者房产。“可以考虑在并不繁华的地方,开辟专门区域,集中一批书店,以相对低廉的租金吸引书店入驻,对于入驻的非书店企业,可以考虑按照市场价格。这样就可以借鉴798艺术区的发展,打造一个以书店为主题的核心区,既让书店解决场地和产业集中问题,又为城市打造一个景点。”

建议5发挥行业协会作用

实体书店要摆脱弱势地位,行业协会的作用就不得不提。目前全国民营书店虽然有数万家之多,但是作为行业来讲还是一盘散沙。很多民营书店没有参加行业协会,就是行业协会自身,作用发挥也不是很充分。

“民营实体书店应该成立自己的行业组织,这个组织能够代表众多会员,去和各个利益方协调、争取属于自己行业的利益,抱团出击,才能强势起来。”孙重明表示,行业协会理应在行业秩序的规范、有关政策法规的制定和对行业行为的监管上有所作为,在西方政府把很多的管理权限让给行业协会。而中国行业协会所发挥的作用微乎其微,只是需要的时候拉过来,不需要的时候就放在一边。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此前国内出版业针对民营出版业也成立了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非国有书业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非工委”),但有业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非工委中实体书店的代表并不多,而且以规模较大书店为主,受到方方面面条件的限制,其实非工委真正在维护行业利益方面作用微乎其微,因此实体书店亟待有真正为行业发声的组织出现。

评论

扶持根本在于增强书店自身造血能力

扶持实体书店是个老话题了,此次政府公开对外界征集扶持实体书店的意见和建议,招致不少非议:“凭什么实体书店就特殊,又要政策,又要补贴,卖什么不是卖,干吗卖书卖不动就如此大惊小怪。”客观地说,作为市场主体,实体书店和任何业态一样,都要经历市场竞争的洗礼,也要面对优胜劣汰。但我们必须要看到,实体书店和图书对于社会的另一层意义,那就是文化驿站和知识的传递者。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社会成员图书阅读率的高低,书店数量的多与少,关乎着整个国家、民族文化传承和发展。书店在这个快节奏、物质化社会里,是不少社会成员获得人文关怀,汲取精神营养的一个精神驿站,是城市文化内涵的一个符号,一个象征。

具体说到此次扶持的措施,我们也要强调,尽管书店很难,但政府的高调扶持不意味着书店可以总是“以难说事”,归根到底,政府能起到的作用,主要是为实体书店发展提供一个公平、公正的市场氛围和环境,实体书店要想突围,必须从自身做起,努力在市场竞争中找准自己定位,给自己创造符合自身的发展空间,这才是核心所在,也是政府希望看到的、读者希望看到的,更是社会需要的。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